INSIGHT | 重返工作场所:公司如何执行疫苗接种制度?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 
2021-04-13

【引言】
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接种COVID-19疫苗,大家开始关心下一个里程事件“重返办公室”。组织是否会要求返回的员工进行预防接种,然后再聚集在隔子间,会议室和休息区吗?是否会要求他们公开疫苗接种状态?针对这些问题,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组织行为学系主任Gilad Chen发表了他的见解。

Chen教授说:“制度的执行取决于工作范畴,但最终还在于领导者和管理者能否发挥主动性。” “领导和管理者需要向员工传递他们亲身参与、并十分投入这些信息,而这些只能靠积极游说、并带头接种来实现。”

Chen教授表示,提出接种疫苗这一要求可能很棘手,但解决方案也很多。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种并分享他们的经历,人们会渐渐打消最初对市面上已获批的三种疫苗的担忧。

一份Kaiser Health的调查统计表明,三月的受访者中有17%对接种疫苗保持观望态度,相较上月的22%,比例有所下降。

不过,仍有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只有在被要求情况下才会接种疫苗,还有13%的受访者说他们将继续拒绝接种疫苗。

Chen教授解释说,对于组织的领导者而言,说服每个团队成员都接种疫苗可能需要一些创造力。像乔巴尼(Chobani)这样的公司已经通过提供带薪休假的方式来激励员工接种,而诸如克罗格(Kroger)和麦当劳(McDonald’s)等其他公司则向员工支付薪金以推进接种。

如果激励措施行不通,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表示,组织可以合法要求员工接受疫苗接种并提供证明,除非他们由于某些宗教信仰,残障或困境的原因而获得豁免。

但Chen教授建议,组织应从内生驱动力发挥动员工作,侧重从生活经验和更广泛的公共健康安全角度进行说服。他说,虽然这可能不能说服所有人,但鼓励比强制要求会更有效。

“这不是恶意,而是对我们因大流行病所遭受的一年多来痛苦的一种解决方案。疫苗效力的压倒性证据说明了问题,因为相对于获得的好处而言,其风险非常低。” Chen教授说。“鼓励员工接种疫苗并不仅仅与生产力和利润有关。这也关系到重获作为个体和社会的自由。”


Gilad Chen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组织行为学系主任

Gilad Chen博士是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组织行为学系主任。他于199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学士学位,并于2001年获得乔治梅森大学的工业/组织心理学博士学位。在加入史密斯学院之前,Chen博士曾在佐治亚理工学院和德克萨斯A&M大学任教,以及曾是香港科技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和特拉维夫大学的访问学者。

Copyright © 2021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中国办公室 京ICP备140246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