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 | 比特币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 
2021-03-11

【引言】

进入2021年以后,比特币无疑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富豪们、大型企业以及投资机构态度的变化将比特币价格推至历史新高,使其价格一度站上5.8万美元,这也是有史以来1个比特币的价格首次超过了1公斤黄金的价格。不过,尽管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但是在金融圈内围绕比特币的争论始终不断且嘈杂。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比特币呢?让我们来听听史密斯商学院金融学实践教授David Kass、丁曼创业中心学术主任Brent Goldfarb以及会计系讲师Samuel Handwerger的见解。

在过去的一年中,比特币成为全球表现最为亮眼的资产之一。这种数字货币“波澜壮阔”的价格走势不禁让人们担忧其中可能酝酿着泡沫,但也激起了私人投资者(尤其是富豪们)与投资机构的兴趣。投资界名人乃至传统金融机构对比特币态度的转变让人们的热情不断升温,但市场热情高涨并不等于市场信心满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比特币是否是“所有泡沫之母”?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

Kass教授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资产,几乎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美分到数万美元,什么价位是“合理”的?在我看来,目前还没有办法对比特币合理的估值。”

目前市场中对比特币的讨论更多的是基于市场表现、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价值、重要性、地位或未来走势,但显然这种分析是片面的或者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无论是将比特币价格不断飙升解释为资产泡沫、投机性质,还是因价格飙升暗示其未来价值或创新颠覆性,这些解释本身都是一种“一厢情愿”。从比特币交易特征看,其呈现高换手、高波动的特点,意味着比特币这个市场离成熟还很遥远。

不少支持者认为,比特币将在更广泛的数字资产生态系统中扮演黄金的角色,成为黄金在以前的时代所扮演的角色。黄金作为最早被使用的公认全球货币,其稀缺性、可长期保存以及价值被广泛认可,创造了“金本位”的基础。由于比特币总供给有上限(即总共2100万枚),因此它就好像黄金一样: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凭空制造出更多的比特币,挖一点就少一点。

对此,Goldfarb教授认为:“和黄金一样,比特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是一种公认的媒介,而不是因为将其通常视为一种货币可用。当它们具有稳定、可预测的价值时,它们会变得更加有用。不过,比特币显然没有通过这个测试,因为如果人们相信它的价值会增加,人们就会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如果他们相信其价值会下跌,他们就会寻求出售,并转移到更稳定的资产。此外,比特币的一些额外风险是,它被用于非法活动,同时比特币开采浪费了大量的能源资源。这些问题可能会导致世界各国政府施加监管压力。例如,美联储不认为比特币是一种竞争威胁,这一点在美国仍然成立。但鉴于其波动性,我认为美联储对比特币的态度是对的。”

Kass教授则表示:“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它的价值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同时比特币不能用作货币或交易媒介,因为它的价值是不稳定的,且它不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另外,我们可将其视为数字黄金的一种形式,但实物黄金有一定的珠宝价值和工业用途。”

 

比特币价格上限在哪里?

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不断攀升,不少支持者憧憬着比特币未来冲上10万美元甚至更高。同时,比特币也受到了一些投资机构和富豪们的青睐,成为他们投资的目标。比如目前世界上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集团——贝莱德公司就在2020年宣布,旗下三个公募基金将把比特币纳入投资范围。美国的万通互惠人寿在2020年购入价值1亿美元的比特币。2021年1月,特斯拉购入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宣布将接受比特币支付购买其电动汽车。

实际上,概括而言,比特币本身不产生现金流,因此无法用传统的金融方法对它估值。像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等资产,它们都会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包括企业自由现金流、分红、利息和租金等。基于这些现金流以及资金成本,我们可以为它们做合理的估值并计算出其内在价值。但是比特币到底应该值10美元,1万美元,还是50万美元,这似乎完全取决于市场的供求和情绪。这恰恰也是投机和投资之间的区别:没有基本面的支持,完全靠市场情绪来决定资产的价格,看起来更像投机,而非投资。

对于比特币的价格上限在哪里的问题,Goldfarb教授表示:“理论上讲,比特币的价格没有上限。只要有人认为它会继续上升,它就会继续上升。同时,如果没有锚点,它也会很快崩溃。我可以肯定地说,比特币的底价是零。如果再考虑到,对其大量污染耗能的生产征收适当的碳税,那么比特币的基本价值将为负值。”

而Kass教授认为:“低买高卖的人将会在比特币交易中受益。同时,博傻理论在这个过程中适用——投资者之所以完全不考虑比特币的真实价值并愿意付出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其他人花费更高的价格从他们手中买走比特币,只要他们不成为最后一个傻子(最后一个最高价买走比特币的人)就行。”

 

比特币:“数字郁金香”?

在时下的金融圈,几乎没有什么标的像比特币这样引起了如此强烈的意见分歧。支持者认为,比特币是一种复杂、安全、去中心化的数字资产,完全不受政府控制,供应量有上限,这确保了它可以有力地防止货币贬值或专制主义。而反对者则认为,比特币不过是“数字郁金香”,并将其与17世纪荷兰郁金香投机狂热相提并论。

Goldfarb教授表示:“比特币价格飙升,不可避免地会将其与1637年初进行比较,当时阿姆斯特丹一些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一度达到2017年的工资水平,然后暴跌了99.99%。换句话说,在市场崩溃并回到正常水平之前,投机者将郁金香的价格抬高了20倍。比特币的情况也类似,在过去几个月的交易日中,只有非常小的份额的比特币被交易,这使得比特币的波动性特别大。”

Goldfarb教授还表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科技感与稀缺性成为市场提炼的关键投资要素,而比特币恰恰同时被赋予这两种要素。比特币事实上是科技与金融的结合体,其底层技术是区块链,其核心理念是“去中心化”,同时可以通过网络自由地交易,这些打破了传统的主权界限。鉴于这些,有些人将比特币视为货币的替代品,且其天然的神秘感也让市场对其青睐有加。然而,在强调比特币若干卖点的同时,它也有自身的缺陷,尤其在当前世界主要国家监管态度不明朗、大力发展数字货币的背景下,这使得比特币成为货币替代品的吸引力大大下降,也许比特币成为货币的预言将仅存在于真正的信徒心中。

 

比特币与环保主义

年初埃隆•马斯克宣布拿出1亿美元资助一项竞赛,意在找到从空气或水体中移除二氧化碳的新方法。此举无疑帮助马斯克提升了绿色声誉。随后,特斯拉披露已从其现金储备中拿出15亿美元投资于比特币,拟接受这种加密货币作为其电动汽车的付款方式之一。此举立即引起比特币投机者的欢呼,而其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不过,马斯克对比特币的吹捧与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绿色形象很难协调起来,因为比特币挖矿和交易需要耗费大量电力、造成巨大的碳足迹。据统计,全球每年比特币“挖矿”耗费的电力达到约78太瓦时(TWh),相当于有2000万人口的智利的全国用电量。每一笔比特币交易使用的电量,相当于通过Visa支付系统进行的43.6万笔交易的总用电量。

显然,更高的比特币价格会鼓励更多矿工接入网络。换句话说,加密货币热潮说明,当科技公司有动力去开发耗电巨大的新应用时,要实现净零排放有多难。

 

加密货币与金融监管

尽管目前不少投资机构与私人投资者对比特币兴趣增加,但是全球主要国家监管层似乎仍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并不太待见,其中美国最具代表性,尤其耶伦和即将上任的美国证券交易委会新主席詹斯勒对于加密货币的监管主张具有一定的风向标作用。

Handwerger老师提到了埃隆·马斯克2020年个人纳税申报单的一件事。他在回答——“在2020年的任何时候,你是否收到、出售、发送、交换或以其他方式获得任何虚拟货币的经济利益?”——这个问题时,马斯克的答案是“是”。

Handwerger老师说道:“有趣的是,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问你是否通过加密货币赚钱。仅仅是购买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就需要对这个问题说“是”。如果你回答错误,那就是作伪证。加密货币可能是虚拟的,但在美国国税局(IRS)眼中它是真实的,在交易或用于交易时存在税收影响。”

Handwerger老师举例说道,”如果你以200美元的价格购买比特币,然后以400美元价格出售,那么根据资本利得规则,你将获得200美元的收益,需要交税。如果是短期出售,适用常规所得税税率,如果是长期出售,定义为超过12个月,适用优惠税率。但如果你花200美元买的比特币,现在用它买了一副价值400美元的蓝牙耳机,你还可以从比特币上获得200美元的收益,就像你只是卖掉了它一样。这种交易会让美国国税局做噩梦一般,因为他们认为,近年来可能发生了数百万笔这样的交易,但没有被报告。美国国税局正在追踪那些不受监管的市场,而虚拟货币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这也导致美国国税局去年对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base进行了打击,向Coinbase的客户发送了一万封信件。美国国税局表示,这封信是关于需要在纳税申报单上报告加密交易的“教育性”沟通。

Handwerger老师表示:“接受比特币作为服务或产品支付的个人或公司,在将比特币转换为美元时产生的收益应报告为收入。对于以比特币支付员工工资,同样的条件也适用。如果比特币被出售或作为货币使用,从收到比特币时起的任何收益都要纳税。”

最后,Handwerger老师表示:“特斯拉在虚拟货币领域的持有加密货币是有意义的,原因是加密货币可能正在重新定义金融业和美国国税局的未来。”

David Kass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金融学实践教授

David Kass教授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在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担任金融学实践教授。Kass教授发表过大量关于公司财务、工业组织、健康经济方面的文章,并且屡次接受《彭博》、CNBC、PBS、《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的采访。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沃伦-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份。他还著有史密斯学院“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博客。在过去12年中,Kass教授还屡次组织了自己的学生来到巴菲特年会进行参观和学习。

Brent Goldfarb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丁曼创业中心学术主任

Brent Goldfarb教授,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丁曼创业中心学术主任。他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与同事大卫·David A. Kirsch共同撰写《泡沫和崩溃:技术创新的繁荣与萧条》(Bubbles and Crashes:The Boom and Bust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一书。Goldfarb教授在马里兰大学全球领导力中国EMBA项目中教授《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马里兰大学全球领导力EMBA

美国马里兰大学是公认的美国最佳公立研究型大学之一,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拥有全球顶级教授团队及科研能力,是国际公认的管理教学和数字经济研究的领导者,更是众多商业领袖和创业者的摇篮。

在2018年《经济学人》全美商学院排名中,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全球领导力EMBA项目位列第七。该项目已在中国深耕17年,由史密斯商学院高级院长带队来华执教,100%美方师资,课程设置和教员配置都与美国校区完全相同。课程含赴美毕业学习周及一对一领导力教练。项目著眼于培养商业领袖的战略视野及企业跨领域跨部门管理能力,将影响力、领导力、行动力与赴美学习体验与基础的核心课程有机结合,学生通过在北京校区每月4天,17个月的学习,获得美国马里兰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为您成为未来的全球化企业领袖做好准备。

Copyright © 2020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中国办公室 京ICP备14024639号-1